企业文化

肆说猫婶儿(深圳)·乡气撩人

发布日期:2021-06-08 2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元和十二年,宰相裴度独排众议,力主削藩并亲自挂帅,任淮西宣慰处置使、兼彰义军节度使,请韩愈任行军司马,征讨淮西吴元济叛军。韩愈曾建议裴度派精兵偷袭蔡州,擒拿吴元济,但裴度这还没拿定主意,那边的西路唐军统帅李愬已率一万精兵,雪夜入蔡州,擒得吴元济。

  淮西平定后,韩愈随裴度回朝,因功授职刑部侍郎,宪宗便命他撰写《平淮西碑》。

  按道理说,平定淮西,裴度作为“总司令”,自然居功至伟,但李愬破城擒贼首,也立下奇功,都值得大书特书。但是韩愈1800多字的碑文中,用了很大的篇幅说了裴度的事迹,对李愬只提了几句。

  俺个人觉得吧,韩文公可能是有一些自己的计谋被别人“截胡”的遗憾,但在撰写碑文时应该更大度、公允一点,没必要吝啬笔墨。多写李愬几句又能如何?那边满意了,这边也不会埋没裴晋公的功劳。

  这两首诗就是韩愈随大军凯旋的途中写的。“相公亲破蔡州回”。理论上讲也没啥毛病,但李愬那边会有啥感觉?我不多说了,大家自己判断。

  李愬自己有啥感觉,并没有显露出来。但他老婆很厉害,是皇帝的表妹,想进宫就进宫,于是就告了一状,说碑文不实。宪宗便下令磨掉韩愈所写碑文,命翰林学士段文昌重新撰写刻石为碑。

  这似乎又是一个昏招。凡事最怕折腾,就算折腾也应该尽量别往大里折腾。本来就是多一句少一句的事,让韩愈重写一个都比这个强。毁碑换人,这又被裴度、韩愈的支持者们视为斯文之辱。

  后来,李商隐作《韩碑》一诗,表达了这种愤怒之意。再后来澳门精准资料论坛大全。到了宋代,又有人磨去段文昌写的碑文,重刻韩文。唉,还是折腾。

故事会,故事会在线阅读。《故事会》构建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故事和故事会在线阅读网站精品故事网